我们如何对得起五八烈士?
1999年5月8日美国轰炸我驻南联盟大使馆,造成新华社记者邵云环、《光明日报》记者许杏虎和朱颖当场牺牲,数十人受伤,大使馆建筑严重损毁。此为五八炸馆事件,遇难三位记者为五八烈士。21年来,每至今日,国耻之痛,徘徊心间。 那年是我的毕业季。那天正是学校运动会。临近中午,正忙时候,获知消息,悲愤不已,对美国切齿痛恨。正当同学们纷纷议论之际,已有校学生会同学参加了官方组织的去美国大使馆前的抗议活动,返回后向全校师生传达,国家已有安排,学生已经有过抗议,大家要坚守岗位,化悲痛为力量,就不要再去参加抗议活动了,云云。岗位爱国,大约从起吧。但是,同学们显然非常不满,首先对美国轰炸我国使馆非常痛恨,其次对所谓国家已有安排,同学们安心学习不要出去抗议就是所谓爱国的论调非常愤恨。 5月8日夜里,很多同学在校园各处三五成群地扎堆议论,午夜十分,已有同学传来从北大出发有学生游行抗议队伍出发,路过学院路前往大使馆。一些同学不顾辅导员警告,已经悄悄地加入了进去。第二天清晨,我也跟几个同学赶去了建国门地铁站,加入了浩浩荡荡的大学生游行队伍。那场面,那气氛,终生难忘。队伍走走停停,有人带头喊口号,有人组织唱歌,中间休息时有人演讲,揭露美帝罪行。这是我见到的秩序最好的游行队伍。中途还见到有人高举毛主席画像加入游行队伍,在休息时发表演讲。那一刻,中国人团结一致,都希望国家强硬,像毛主席领导时那样对待美国。 游行结束后的一周时间里,同学们依然热烈地关注和议论着。有反思亲美外交路线的,有反思中国急于加入世贸组织的,有呼吁中国不能软,中国不能乱的,竟也有个别官宦子弟发出惊叹: 看来中国不安全,还是美国最安全,赶紧加快移民美国的步伐! 不平静的校园里,充斥着各种声音,表露着各色人等的心迹。 岁月已逝,转眼间过去二十一年了。当年的同学朋友已是各奔西东。那个加紧移民美国的同学如愿以偿。那些以维稳为第一的学生会干部已经在做着大官了。爱国的同学们或者走了科技强国之路,或者打工谋生。对美国的不同认识,似乎有着不同的人生追求,也就有着不同的人生轨迹。 个人如此,我们的国家呢?我们的国家可对得起烈士的冤魂?有人或将今天国家发展成就作为可以告慰烈士的凭借,但是我在质问,真的对得起吗?我们从炸馆事件中获得了什么启示?汲取了多少教训?可曾真的使国家走上了正道? 据说,经过炸馆事件,国家领导层意识到了不能再冷落军工了,对即将要在国企改革浪潮中破产关闭的一批军工企业做了保留,并加大了国家投入,此后有所发展。趟此,则算是些许所得。但是,整个国家的政治层面,可对美国有了清醒的认识?可曾决心自主发展,洗雪国耻?对此,每每想及,心痛不已。就在烈士家人的悲伤还没有消去之际,中国就匆匆地大让步加入了世贸组织,给中国的自主发展留下了无穷的后患,祸及今日。 现今,美国凶相显露,以所谓贸易战讹诈我国,以所谓科技战封杀围堵我国科技公司甚至非法逮捕我国公民,现今更是无耻地在疫灾之际向我国甩锅追责索赔,凶恶地要将扼杀肢解中国加紧推进。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暴露得日益显明。然而,国内对美认知态度之分裂,也是空前。买办汉奸好似脑残,认美国为亲爹,恨我们自己的国家,恨我们的共产党,他们在台上台下、圈里圈外,兴风作浪,妖气连天,占着权位,贪恋财富,没有国格节操,随时准备配合美帝灭亡我们的党和国家。国家自主性败退缺失,近乎向美帝求饶,哀求合作而不得,颜面尽失无所谓。爱国心声在民间,愤怒声声在积怨。五八事件后的状态,几乎重演。 我们如何对得起五八烈士?汉奸不除,国将不国。汉奸当道,国人受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