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南京大学全面从严治党好像缺了点什么?
南京大学2020年全面从严治党工作会议召开了胡金波书记、吕建校长讲得都很好,就是缺少联系实际。 点击查看:南京大学召开2020年全面从严治党工作会议 从严治党有六点意见,请问哪一点谈到了吕效平? 请问,你们班子成员与吕效平对过话了吗?对他近期那些举动是持支持的态度啊还是批评态度啊?你们党委那个党,在该教授的笔下是裤裆的 裆 ,这个问题你们讨论过没有?是没有勇气对话,还是因为心里边本来想的跟该教授差不多,所以认为没有必要对话呢? 如果说,以前,反聘他,容忍他,乃至以他为荣,是因为警觉性不高,政治意识看齐意识大局意识不强,那么现在,网上民意汹涌,揭示出这么多问题来,你们不认为至少有核查的必要吗?如果那些问题属实,你们不认为有纠正之必要吗? 被吕效平羞辱的这个党,有别于其他党的一个重要标志,是具有批评和自我批评的精神,有开展积极的思想斗争,通过批评和自我批评弄清思想团结本党同志的能力。别老盯着湖北大学看,人家至少半夜发微博,接下来表了一个态,组成调查组查梁艳萍的问题。 你们连这么一个最简单的态度都没有。 绕着现实的问题兜圈圈儿,躲着尖锐的矛盾唱高调,重复的都是正确的没有人能挑得出毛病的话,一呀么一呀么一呀么一,从严治党要积极;二呀么二呀么二呀么二,从严治党要全面;三呀么三呀么三呀么三,书记眼皮向上翻 六呀么六呀么六呀么六,南大成绩要讲够。 南京大学出来一个吕效平,好比是雨后大树底下长出一颗蘑菇,是一颗还是只发现一颗?为什么这棵大树底下讲长这种类型的蘑菇呢? 全面从严治党的大会真的对蘑菇毫无兴趣? 南大这棵树在你们的手上,也在网民的眼下。 (南京大学,民国时称 国立中央大学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