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涛:中国学者,请不要为美国野蛮霸权辩护
今天,我们接着分析和探讨学者施展先生 放眼世界 、 为国分忧 的家国情怀,梳理其观点到底体现了一种怎样的全球格局和视野及在此指导下的关于中国与世界的相处之道。 在标题为《真的是 永恒的只有利益 吗?》一文中,施展先生着重探讨了下面这一普遍观点:国际社会就是一种丛林社会,在这里永恒的只有利益,根本没有信任可言。 对于上述观点,他斩钉截铁地表示: 【 国际秩序当然要以暴力为支撑,但光靠暴力……不足以形成秩序。秩序的基础是规则,暴力为规则的有效性背书。人们在这个问题上存在困惑与混淆,原因在于 不知道如何理解暴力与规则之间的关系。 】 国际秩序是指在一定世界格局基础上形成的国际行为规则和相应的保障机制,通常包括国际规则、国际协议、国际惯例和国际组织等。作者声称 国际秩序当然要以暴力为支撑 ,明显是在为欧美国家以武力为后盾的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行径辩护和正名,因为当今世界的国际政治和经济秩序仍是以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和剥削掠夺为基本特征的国际政治经济旧秩序,这种秩序否认世界的多样性和包容性及国家主权平等原则。 主权原则是现代国际法所确立的重要原则,它要求各国在其相互关系中尊重对方主权,尊重对方的国际人格,不得有任何形式的侵犯。即:国家是独立的、平等的,各国独立自主地处理自己内外事务的权利应当受到尊重,各国自行决定自己的命运、自由选择自己的社会、政治制度和国家形式的权利应该得到保障,其他国家不得进行任何形式的侵略和干涉。1970年《国际法原则宣言》详尽阐述了主权原则的内容,其核心是各国主权平等。宣言规定,主权平等包括下列要素:①各国法律地位平等;②每一国均享有充分主权之固有权利;③每一国均有义务尊重其他国家之人格;④国家之领土完整及政治独立不得侵犯;⑤每一国均有权利自由选择并发展其政治、社会、经济及文化制度;⑥每一国均有责任充分并一秉诚意履行其国际义务,并与其他国家和平共处。 在国际实践中,只有互相尊重国家主权,才能使国家主权原则得到切实的保障。相反,如果各国互相干涉,恣意侵犯,借口主权性质不同而兵戎相见,国际关系必然出现混乱,国际法也就成为一纸空文,形同虚设了。而当今国际政治的现实是,欧美国家片面强调自身国家主权,将其视为不可剥夺的权利,却无视发展中国家的主权,编造各种理由否定发展中国家的主权,为干涉发展中国家内政,推行霸权大开绿灯。这也成为当今国际局势紧张和动荡的首要根源,因此欧美国家在此问题上难辞其咎,甚至是始作俑者。 作者同时又强调秩序和规则,显然是担心其观点遭受质疑。然后,他对力量论和规则论进行了详细论述: 【我们平时对国际政治的讨论中,经常看到两种彼此矛盾的说法,一种是力量论,国与国之间就是弱肉强食、以力量决胜;另一种是规则论,国家之间不分大小、一律平等,按规则行事。那么力量论和规则论到底哪一种是对的呢?我的答案是,两种主张都对,因为它们都反映了国际政治中的部分真实;但也都不对,因为它们对国际政治的反映又是极为片面的……这两种主张犯了一个同样的错误:把大国与小国当成同样的对象来处理了。】 以上论述显示,在国际政治中,作者认为无论力量论,还是规则论,都有其合理的一面, 因为这两种观点都反映了国际政治中的部分真实 。作者这一结论概括起来就是 存在即合理 ,即在国际关系中,国家或国家集团的行为不存在公平不公平、无所谓正义非正义之说。这实际是淡化了当今国际关系中的不公平、不公正现象,并为非正义行为辩护。同时,作者貌似公平地对两种观点 各打五十大板 ,他说: 这两种观点也都不对,因为它们对国际政治的反映又都是极为片面的……这两种主张犯了一个同样的错误:把大国与小国当成同样的对象来处理了。 作者主张对大国与小国不能等量齐观,一概而论,而应具体分析、区别对待。因为 世界秩序中有人们普遍认可的行为规则(即广义的国际法-作者语)。各个国家在一般情况下都会遵守这些规则,但在特殊情况下,某些国家会违规行动。……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敢于单独行动而不受约束的国家就是超大规模国家,此类国家有能力参与世界底层秩序(以超强实力无视国际法而单独行动)的博弈。表层秩序……表现为各种国际条约、国际法等。它规范着各个国家的一般行为。就当今世界而言,……,美国、中国、俄国是超大规模国家(超级大国)。 超级大国会在两个层面进行博弈:一个层面是,它们彼此之间激烈竞争,这些竞争不受表层规则约束。这就是底层秩序的博弈。这个层面最重要的是力量要素,谈不上弱肉强食,因为参与者都是强国,没有 弱肉 。这种竞争的目标是卡位,在表层规则执行人这个问题上,卡住(占据)一个对自己最有利的位置。因为这种身份,在国际政治上是有好处的。当年的美苏争霸,今天中美在贸易问题上的争执,都是底层秩序的竞争。 作者声称,底层秩序博弈的关键是 力量 因素,没有超强实力,根本无法参与这种竞争。其目标是占据有力地位。鉴于角力双方均是强国,因此,根本谈不上弱肉强食。他认为当年的美苏争霸,今天中美在贸易问题上的争执,都是这种性质的竞争。 在此,作者不忘给中国戴高帽,吹捧一下中国,意思是说中国也是一个大国,有能力和实力参与作者所称的 底层 秩序的竞争,这是一种宿命。因此,中国必然参加进来。这样以来,作者就抹杀了角力双方中正义与非正义的性质,双方就是竞争关系,都是为了争取自身的优势地位,因此,任何一方的行为无关正义与非正义、没有非法与合法的性质界定。那么,在这种博弈中,竞争双方的行为到底有没有是非之分呢?显然是有的。因为无论是当年的美苏争霸还是今天的中美在贸易问题上的争端(当然还有其他争端,比如:人权问题、西藏问题、新疆问题、香港问题、台湾问题、新冠疫情责任问题等)都是美国率先挑起并一以贯之、变本加厉地予以升级,其动机源于垄断资本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极端仇视,在这一心态驱使下,美国仍然奉行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运用一切手段,对社会主义进行攻击、遏制直至最终消灭,实现垄断资本 一统天下 的独霸格局。由此可见,作者显然是在掩盖美国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企图。 关于另外一个层面的博弈,作者宣称:超级大国一般情况下也会接受表层秩序的规则约束,因为这样对其他国家来说才有权威,容易赢得支持,从而在底层秩序的博弈上会更有优势。所以,在这个层面上,大国和小国一般都按国际法来行事,无所谓弱肉强食,因为强者通常不会去食 弱肉 。但是,一旦涉及到根本性的问题,超级大国不会理会表层规则的约束,……这个部分有 弱肉强食 的成分,但不能把这种特例当成国际政治的常例来看待。比如,美国攻打伊拉克在国际法程序上确实有严重问题,但它就是打了,别的国家也只能默许。打伊拉克对美国来说关乎到根本问题,它会不管不顾,但是这并不妨碍它在一般事情上,守规矩。 作者认为,在第二个层面,大国一般也会遵守规则,按国际法行事,因为这样容易赢得信任,争取支持。只是在涉及根本问题的特定情况下,大国才会抛弃国际法,单独行动,但这只是个案,不能视作普遍现象,以免以偏概全,因此,没必要小题大做。事实果真如此吗? 我们分析一下作者的逻辑。当年美国以所谓 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为由实施武装入侵,颠覆萨达姆政权,但至今也未找到任何证据,以至不了了之。这表明,其所谓的理由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完全是为掩盖其侵略本质而炮制的借口而已。伊拉克与美国相隔万里,其内部问题怎么就是关系美国利益的根本问题了?它既没有破坏美国领土完整、也没有威胁美国国家安全,更没有侵犯美国的国家尊严。其真正原因是美国为实现征服他国,称霸世界的企图,以至美国蛮横地绕开联合国,实施对一个主权国家的野蛮攻击和入侵。作者置以上事实于不顾,为美国打气、为美国卖乖,声称 但它就是打了,别的国家也只能默认 ,一副 我是流氓我怕谁 的嘴脸,可谓与美国的蛮横如出一辙。作者还宣称 但这(指美国入侵伊拉克)并不影响美国在一般事情上守规矩。 在此,我们不禁要说,在现实的国际关系中,美国向来是为所欲为,无所不为:退出《巴黎协定》、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退出伊核协议、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退出中层条约…..这充分暴露了美国对规矩的漠视和敌视。 总而言之,在国际关系当中,无论在表层秩序(国际法)还是底层秩序层面,美国都是世界和平的搅局者,国际关系的破坏者,正是美国的单边行动加剧了国际局势紧张和地区局势动荡,成为世界首要且最大麻烦制造者。 综上所述,我们的结论是,当今国际政治架构下存在两个层面的国家间关系:一个层面是,欧美国家之间关系是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及利益的一致性及妥协性,其他成员都承认和屈从美国在资本主义世界的霸主地位,唯美国马首是瞻,并在此基础上弥合分歧、达成内部妥协,进而相互勾结,互相呼应,对广大发展中国家展开联合行动,进行集体声讨,企图将这些国家纳入西方垄断资本控制之下,充当其附庸。对此,知名美国作家、国际社会活动家、时政评论家安德烈.弗尔切克(Andre Vltchek)先生有一针见血的概括:(当今国际政治结构)是一个西方国家,也就是北美白人、欧洲白人等的国家,美国等西方霸权主义国家统治下的世界,其余的都是被统治的。在西方眼里,整个世界都是西方的奶酪,其他人都低欧美白人一等,需要被其统治;另一个层面是,以中国、俄罗斯为代表的广大发展中国家为维护自身独立自主、发展利益和社会进步而进行的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维护世界和平、进而建立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斗争。 由此可见,作者看似理直气壮、有理有据的力量论、规则论、超级大国博弈论,国际社会不存在弱肉强食、美国一般情况下会遵守规则等论调纯粹是为美国推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进行辩护、洗白的论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